中国板材网

首页 直播 体育 新闻 资讯 视频 语音 文章 头条 问答 知道 百科

“线上加班”,加班费怎么算?

9983402次浏览

游戏介绍

《一轮江月《中国医生》》🈲🈲 “线上加班”,加班费怎么算?

  按时足额获得劳动报酬是劳动者最关心的权益。我国对劳动者的工作时长及加班工资都作出了明确法律规定,但相比于传统加班,“线上加班”的认定具有特殊性。

  居家线上工作能否认定为加班?“线上加班”怎么算加班费?2月18日,记者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获悉,该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法院判决在认定“线上加班”的加班费时,综合考虑劳动者的加班频率、时长、工资标准、工作内容等因素,酌情认定。

  案情显示,李某于2020年4月入职某公司,担任运营总监,双方签订了期限自2020年4月8日至2023年4月7日的劳动合同,约定了三个月的试用期,试用期工资标准为每月2万元。

  李某在2020年4月8日至2020年5月28日任职期间,在非工作时间完成了回复设计方案、方案改进等工作。2020年5月28日,该公司以李某试用期不符合录用条件为由解除劳动关系,未支付其加班费。

  李某认为公司存在未支付加班费等违法行为,申请劳动争议仲裁。后李某不服仲裁裁决,提出要求公司支付延时加班费19670.5元、双休日加班费26331元等诉讼请求。一审法院判决该公司支付延时加班费1万元等。该公司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法院认为,加班并非指单纯的时间经过,且认定是否属于加班及满足加班的条件,需要以特定的工作作为内容支撑,在该时间段内劳动者是否从事用人单位的工作以及该工作的进行是否为用人单位额外分配工作任务所致,应综合劳动者岗位工作的情况、用人单位的业务特点以及报酬给付的标准综合认定。

  据此,李某的工作特点为公司领导向其发出指示后,其需要在短时间内向领导回复设计方案、工作需求、方案改进等工作。结合李某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可以证明其在下班后从事该公司的工作,可以认定李某存在延时加班的事实。

  本案中,仅凭李某提交的微信内容无法证明李某具体的加班时长。审理法院结合李某提交的微信内容、李某自述公司的考勤时间,以及李某的工资标准,酌情确定某公司应向李某支付延时加班费1万元。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维护了劳动者获得劳动报酬的权利。

  “‘线上加班’发生在非工作时间、非工作地点,工作安排及成果提交由线下转向线上,具有居家化、碎片化特点。”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吴博文说,“不同于传统意义上在用人单位的加班,‘线上加班’存在用人单位难以对劳动者进行实时监督管理、劳动者亦难以举证证明其加班时长等难题。”

  吴博文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对于是否构成“线上加班”,可以从工作时间和工作内容两方面进行判断。

  “在法定工作时间之外提供劳动,且从时长或频次来看,用人单位安排劳动者通过社交媒体开展单次较长时间线上沟通或会议,或一定时间内就工作内容频繁进行沟通,或线上工作具有明显周期性或固定性特点的,可以认定明显占用了劳动者休息时间,可以认定为加班。”吴博文说。

  “从工作内容上来看,应当结合劳动者工作岗位判断劳动者是否在用人单位安排下提供了实质劳动。”吴博文表示,一方面需要确认劳动者提供了实质劳动,若仅是偶发性的一两句简单沟通,不宜认定为存在加班事实。另一方面应当是在用人单位安排下提供劳动,既符合法律规定,又能避免劳动者工作时间“摸鱼”、下班时间工作,用人单位还须支付加班费的情况。

  卢越

  (工人日报)
【编辑:付子豪】

游戏特色

1、《一轮江月《中国医生》》-时间去哪儿了🈲🈲

2、结合了射击和英雄养成玩法模式

3、独特的横版滚屏射击

4、非常严密的思维逻辑

5、经典的像素风格画面

亮点优势

双龙吐珠// “线上加班”,加班费怎么算?

  感染者24:通过社会面核酸筛查发现,现住丰台区太平桥街道丽枫酒店北京西站北广场店。9月25日抵京,经闭环转运至感染者21、23同一集中隔离点,10月5日解除隔离,10月7日报告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10月8日诊断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请与官方公布的病例活动轨迹有交集人员,中高风险地区进返京人员,接到电话、短信、健康宝弹窗、健康宝黄码或红码提示风险人员,立即主动向社区、单位、宾馆等报告,配合做好集中隔离、居家隔离、健康监测、核酸检测等各项防控措施。

背景设定

谁都有秘密  10月8日,在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405场新闻发布会上,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刘晓峰介绍,10月7日0时至24时,本市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3例,其中,隔离观察人员2例、社会面筛查人员1例(已通报),朝阳区、昌平区、延庆区各1例,均为轻型。10月8日0时至15时,本市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5例,其中,隔离观察人员2例、社会面筛查人员3例,西城区3例,丰台区、房山区各1例,轻型4例、无症状感染者1例。已转至定点医院隔离治疗,相关风险点位及人员已管控落位。  10月4日0-24时,全省新增本土确诊病例28例(广州8例,深圳11例,汕头1例,佛山2例,韶关1例,惠州3例,江门2例);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24例(广州5例,深圳10例,珠海1例,佛山1例,惠州3例,东莞4例);另有6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病例(广州4例,东莞2例)。全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4例(广州8例,深圳5例,肇庆1例);新增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24例(广州7例,深圳6例,珠海2例,佛山6例,东莞2例,江门1例);另有4例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病例(广州3例,珠海1例)。  不仅是新人,倡树喜事新办、婚事简办的婚礼新风尚,近年来,单县也探索推出了许多举措:开展“扼制天价彩礼,促进婚事新办”移风易俗行动专项行动,对零彩礼、低彩礼家庭进行奖励激励,推广普及“新时代文明实践结婚礼堂”“义务红娘”等模式,扎实开展婚事新办志愿服务……

小编评测

王家坝  三个阶段根据劳动人口和老年人口比例的大数据划分,人口结构对经济社会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需要通过大数据未雨绸缪地制定发展战略和行动计划。当一个国家的卫生支出增速持续超过GDP增速,即意味着其健康消费需求增长和进入健康长寿的银色经济时代,国家需要按照不断增长的健康长寿的消费需求组织生产、分配、流通和消费,实现供需平衡、代际和谐与共同富裕。

更新日志

热血校花  杨桂荣的小学同学尹鹏非常怀念几年前在一所高职院校当门卫的工作,“做了5年,晚上做门卫,白天在餐厅帮忙,拿两份工资,一个月到手有5000多块钱,只是时间长了一点,每天要干16个小时。”尽管如此,他还是强调,“年龄大了,反正睡不着,有8个小时休息也够了。”3年前,临近60岁的他被辞退,“学校说是要遵守劳动法,我不能再接着干。”。

  • 相关推荐
  • 推荐阅读